今天是:
文章内容
开江文化馆
图片报道
当前位置:开江县文化馆 >> 艺术鉴赏 >> 文学戏曲 >> 浏览文章
爱我开江
作者:陈自川 日期:2015年07月31日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
核心提示:我的家在这里,我的根在这里,我是一名地道的开江人。

 春天的开江,百花齐放,蜂舞蝶忙,像一位美丽的待嫁新娘,楚楚动人。春光里的金马山,万物复苏,生机盎然,人头攒动,或在石径徜徉,或在广场悠闲,或在观花识鸟,人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惬意。想当初,这里虽然就在县城的后面,却和远在灵岩的那些小山差不多,它就是原始森林里的一块璞玉,没有光辉,没有人喜爱。是的,当时的开江没有一个公园,人们茶余饭后,连一个走的地方也没有,更别说赏花看云。经过几年的打造,金马山已经成为一个自然森林公园。走在步游道上,你或许会想起,当年王维舟将军在开江开创革命工作,曾经从广福路过这里,朱德总司令播洒革命火种,曾经在此停留。也许,还会想起,当年红四方面军反四路围剿保卫战,红军将士曾从这儿出生入死,保卫红色政权。是呀,没有革命先辈的生死付出,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 夏天的开江,绿树成荫,荷花映碧,这就是一幅自然天成的画卷,没有哪个绘画大师能画出如此美丽的家乡。当你走进普安镇宝塔村,荷叶田田,村居新颜,偌大广场,背后就是耸立千年的宝泉塔,作家可以在这儿采风,画家可以在这儿写生,舞蹈家可以在这儿吸取灵气。建设新农村,是党的光辉照耀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自从农村取消了农税提留,人民的生活是越来越美好,生活在这儿的人,家家都住的别墅,不像城里人住在水泥森林里。突然,我想起了一个人,为了民生工程款项拨付,刘仁萍在临近预产期一周的日子还在上班,那天正在工作,突然发作,急叫120,到医院不久就诞下一个可爱的男婴。我还想起了一个人,为了支援藏区建设,他的父亲得了癌症病逝在家,却没有看到最后一眼,卢有富回家后只能跪在坟前痛哭。就是这些忘我工作的开江人,才有我们和美的家园。

 秋天的开江,遍地金黄,硕果满枝,收获的人们笑里奔忙,当你登高而望,看到这些景象,才明白什么是风调雨顺,什么是五谷丰登,开江自古以来就是米粮仓。在秋风习习的秋日里,你可以泛舟明月湖,看游鱼嬉戏,书层林尽染。更可以到宝石湖,乘上飞舟,如投身碧波的大海一般。开江在解放前,一遇到大旱天,就会缺水,当宝石湖与明月湖连为一体,开江真是旱涝不愁。宝石湖这座丰碑,不能不让人记起王方亮,移山造湖,敢为人先。我们还不能不记起黄德祥,这位修路的政协主席。如今的开江,铁路通了,高速公路通了,快速路也正在建修之中,全县200多个村,更是村村通公路。更别说城市面貌的改变,特别是那些出去多年的游子,回到家乡,真是感叹家乡这些年来的巨大变化。

 冬天的开江,虽没有北国的皑皑白雪,也没有江南水乡的温柔,但这里清秀娴熟,让人住着都不想离去。开江前后两个小平原,素有川东小平原之美誉,我们正在建设魅力川东小天府,秉承群众路线,深化改革,扩大开放,发展壮大县域经济,提升人民幸福指数,以打造重庆“都市后花园”为发展目标,充分发挥连接达州万州两个城市的独特区位优势,把开江建设成为一座美丽宜居的中等城市。如果你漫步澄清河的岸边,或许以为是成都的府南河。如果你登上金山寺,会以为是在杭州。开江呀开江,我们永远的家乡。

 我的家在这里,我的根在这里,我是一名地道的开江人。吃的是开江米,说的是开江话,走的是开江路,离开这里,就是一个流浪儿,将无处所去。我要像一个诗人一样,为家乡书写华丽的诗章。我要像一个画家一样,描绘家乡山水的富丽堂皇。我更是一个建设者,我要把我的精气神都给开江,建设我们生生不息的家乡。如果哪一天我死去,请在春光里,将我埋在开江的家乡。

上一篇文章:仁者邻水
下一篇文章:成都与年龄
0% (0)
0% (10)
发表评论
用户评论
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网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公司招聘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