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文章内容
开江文化馆
图片报道
当前位置:开江县文化馆 >> 艺术鉴赏 >> 文学戏曲 >> 浏览文章
成都与年龄
作者:陈自川 日期:2015年07月31日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
核心提示:成都的名字来自地理书

 成都的名字来自地理书,读初中的时候,龙维林老师教我们,他上课从来不拿教案更不带教科书,一站上讲台就滔滔不绝,不光是我佩服,全班同学不敬重他的没有。他最爱讲的是在东北读大学时,严寒的冬天,从南方去的学生不知冷的威力,酷寒时可能一下就把耳朵拧掉,从楼上撒尿下去,一条冰棒直直地插入雪地里。这应该是三十年前童孩时的记忆,数年未见龙老师,亦未知其形迹。

 都江堰的名字,并不深刻。多年前读了余秋雨的作品,他说都江堰可与长城媲美,这才更加深刻。这虽是一家之言,也有一点道理。在世人的眼中,长城那是中国的代表,小小的都江堰无论如何那是不可能走入世界的名望。但作为一个四川人,无不与都江堰相关。敬拜李冰父子神庙,不由地想起两千多年前成都平原泽国祸苍生,而有此伟大创造。

 问道青城山,拜水都江堰。这是央视对旅游成都的宣传语,不得不说这是一句对成都的深度文化宣传,如同中国人或许记住李白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一样,更有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。在飞机、火车没有成为交通工具之前,想到到成都拜水、问道,还真是难上加难。北有秦岭、大巴山,西有青藏高原,南有云贵高原,东有巫山,整个一个盆地,搞得巴蜀之人有意识无意识之间形成了一点盆地意识,最大的一点就有点如老子所言“有德司介无德司彻”一般,只看到自己正确,看不到别人的正确。

 有些人不安于现状,总要走出去。从故土到他乡,比如我二哥,那时在万源的青花,改革开放初期,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国企,日子过得还算有点滋味,他两口子看到企业要在成都开办一个分厂,每个月还有补助,工资也比原来的高,两口子都报名去了成都,正好是现在的都江堰市,结果是好景不长,工作了两年,工厂倒闭,他们做什么呢?无事可做,可是,一家人还要生活,孩子在读书,而且,孩子根本没有在自己身边,寄养在别人那里,每个月还得跟人家拿钱去,钱少了人家可不高兴,说不定还得东说西说,老子给你带了儿子,几个钱都舍不得吗?这都是常人的想法。二哥说,在之后三年内,天未明就去打菜,然后就骑个三轮车去市场卖,到天黑的时候才回来,天天如此,这个苦啊,早就对不起他在八十年代初在重庆读大学的知识,并且还有两次差点没有出车祸,有福星高照。后东奔西走,到山西、江苏、安徽等省去帮人家打理高炉,仍然入不敷出,后凭借其过硬的管理小高炉的能力,被一家私企看中,当上了厂长,才得有好日子过,也领上年薪数万,可算作是苦尽甘来。这一来一去,已过了五十岁,这人生就是这么的短暂。

 算命的人说,我耳不及肩,手不过膝。实际情况也是这样的,一辈子兄弟姊妹虽多,却是鸭子爬田坎各顾各。不说钱上能不能帮得了多少,而各自都有一家人,自己生活都不能过得舒心怡人,哪还有心思管得了兄弟姊妹呢?能够在过年过节,有个问候就不错了。不如意,到处都是不如意。老子说,夫礼者,道之薄而乱之首。住在城市的穷人,还有什么礼,这礼都做不到,更莫说什么道呀德的,只捡得一日复一日的食物,今日有了,明日还不知在何处呢?当年在仙峰上当狱警,想回到家乡来,到成都找当教授的堂舅,他说省司法厅的某熟人已经不管这事了,那个时代可不是这个习大大的时代,中国是一个讲人情的社会,只要能通了关系,没有办不成的事。如某日闻之一人到某单位,省财政厅给他预拨了十七年的工资。只得回到家乡,再找关系,结果调工作就成了吊工作。此时,女儿已出生,东混一日西捱一天,妻也到了成都去打工,女儿则在陈家沟父母处,这叫什么家?更莫说有自己的房屋。所以,现在的女孩子结婚,就看你有没有房屋,没有房屋就免谈,这一点如果放在我那时,说不定我现在还是个单身汉。我本来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,爱玩爱喝还贪色,有哪个女子敢嫁给我?好在那时没有这么高的要求,我要谢天谢地。

 我大学毕业时,爸近六旬,把我们五姊妹抚养成人,就到了退休年龄,可是却不能退休,还得种地,那时爸还可以挑两百斤重的担子,他是从来没有到过成都,而今,爸已经耄耋。妈妈在二哥从西昌辞职时到过成都,都是在火车站耍了一会儿,又与成都告别。这成都哪儿是他们想留就留得下来的呢,陈家沟才是爸妈的根本。要说我嘛,更加不是,经历波折的工作调动,最后回到了开江县,只有站四川地图的东边仰望川西的成都。不过,高兴了,还是可以像走亲戚一样走一趟成都。那一年,一个好兄弟在成都当了办事处主任,他一人在那儿要说孤寂是说不上的,要说少人说话也是说不上的,他时不时的打个电话来,叫我到成都去玩,“你来嘛,你只出点路费,吃住都在我这儿,这么好的事你还不来,要等到何时?”要说单位嘛,我又不是当官的,就是一平民小百姓,工作也没有多少,想走就走,以前到成都住最便宜的旅馆,这下去了就住了他的套房,几乎是过上了几天成都人的日子。白天悠哉乐哉,晚上就去跳舞,五块钱一曲。那就像在开江下乡一样,走武候祠,逛天府广场,再乐的时候,看一看动物园、欢乐谷。

 这不是主要原因,我是学文科的,大学时又学的历史,走到哪儿,不要说什么风景名胜全知道,但还是知道一点皮毛的,就是那么点事儿。其实,我最不爱旅游,书上说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我还真不是这样以为的,读万卷书肯定比行万里路收获大得多。所以,最喜欢的是在家里,按时作息,高兴了可以去打个小麻将,也可以走一走小城周围的田坎,还可以骑上心爱的单车爬黑宝塔,这才是最为惬意的。到成都的第一回,是在参加工作后,而女儿小学毕业时,就想到成都去读中学,就这么一个女儿,还得满足她的愿望。结果,地区的差异,教学资源的差异,没有考到免费生,一年还得交几万块钱,我哪儿有这本事,还得在开江读初中,三年一晃而过,到了高中,她说一千道一万就不想在开江读了,要么到绵阳,要么到成都。正好有一个学校新建成,有个熟人,就叫我女儿去读,我也同意了。高中三年,她就在成都。去的时候本以为用不了多少钱,结果三年下来,本就没有多少收入的我,那点工资全部都给了女儿读书。最让我不高兴的是,高考后,她自己说高一高二都不怎么努力,怎么好玩就与同学玩,手机是她最好的玩具,天天在手机上玩得不亦乐乎,到了高三才真正努力,最后考了一所成都的大学。这才刚刚开始呢,还有三年多才毕业。

 我想法很简单,女儿高中在成都,大学也在成都读多好,就认识成都了解成都,以后,成家立业也在成都。这只是遂了我一半的愿。当初填自愿时,前两个志愿都是填的省外的,还美其名曰高中在成都读的,大学就不用在成都读了,想到外省去读。结果,第三志愿被录取了,还是在成都。女儿已成人,有自己的世界观,也不是什么都听我的,只是我最爱说的一句话,“我不给你钱钱,饿死你”,于是,女儿又在视频的那头说:“是不是又说我钱用多了嘛?”妻是有些溺女儿的,她说我不吃不喝就要让女儿过好些,这也让女儿在一定程度上养成了用钱不节约,用钱没有计划的小毛病,我则有些担心,女儿将来成家了,还如此用钱,怎么办?女儿则说,到那时,还用得着你操心吗?

 记得有一次开了家长会回来,与女儿一起过了安检,就在东站的成都小吃去吃晚饭,吃了晚饭,女儿发现装作业的那个小包不见了。这下可急了,怎么办?同学们都散了,老师也回了,这寒假作业不做,下一学期怎么办?还是女儿的记性好,她回忆起上去吃饭的时候就没有带那个小包,于是,我们又下到安检处,看到小包还安好地躺在那儿,安检说,我们叫了好久都没有哪个来领,你们这下领了就好了。开始不安的心,终于定了下来。也就是这个寒假,到了最后一天,女儿说作业能够做完。我说做不完怎么办?她说做不完就面壁。到晚上九点钟的时候,她自己就站在那儿面壁。我说,你不是自己做完了,站在那儿干什么?

 上次到成都,回来时,在成都东站候车,女儿来送我与妻,时间有点早,是八点多的车票,要等两个小时,于是,又去自助买票,这又是周日,回达州的车票向来很紧俏,我一点居然就买到了两张。妻说,都说回去的票难买,这不一下子就买到了?我说,说不定是哪个刚退了两张嘛。我心里想,这下用不着坐那么长的时间了,坐动车回去要快得多。妻与女儿就去周围玩,我说,我先进去,想吃点东西。检票时,工作人员说,你这票是424日的,今天才324日,你来早了。我顿时傻眼。立马叫妻过来,赶快去改签,连八点多的票都没有了,结果是晚上十一点多的快车票,在东站耍了半天,回到达州时已经是深更半夜,再找车回到家,已经是黎明。

 成都啊,你告诉我,我是不是老了?还真莫说,不服老不行,想当年,意气风华,而今,是女儿意气风华。老冉冉矣,成都的故事,只待女儿与你细说。

上一篇文章:爱我开江
下一篇文章:抗日战争祭
0% (0)
0% (10)
发表评论
用户评论
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网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公司招聘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